My Items

I'm a title. ​Click here to edit me.

More

More

More

More
30. 耶稣基督万世巨星 Jesus Christ Superstar

30. 耶稣基督万世巨星 Jesus Christ Superstar

剧中耶稣被人性化处理,比旧式圣经片给人更亲切的感觉。上帝的儿子耶稣不再时刻带着圣哲的光环,他有软弱,有动摇,更多的人性代替了神性;犹大卖主也不是出自贪婪,而是出自上帝安排的命运,自杀后的犹大穿着白袍带领一个天使唱诗班向耶稣提出几个哲学问题,耶稣竟然也不知道答案。

29. 蝴蝶梦 Rebecca

29. 蝴蝶梦 Rebecca

因意外事件失去妻子的麦克西姆•德温特一直生活在痛苦之中。 他在去孟太卡旅行的途中与“我”偶然相遇并与“我”迅速地陷入了爱情之中,举办了幸福的婚礼之后的我们开始住在麦克西姆的宅邸曼陀丽里。曼陀丽庄园虽然美丽,但却总是散发出奇妙的阴森冷漠的气息。 已经死去的吕蓓卡似乎还活着一样,在曼陀丽庄园里的所有物品都依然可以看到她所留下的痕迹。随着对吕蓓卡之死的重新调查,藏着面具之下的她的秘密逐渐浮出水面。

28. 摩门经 The Book of Mormon

28. 摩门经 The Book of Mormon

《摩门经》讲述了两个被派往乌干达的天真传教士的故事,在这里他们见识了贫苦、军阀混战、艾滋病泛滥的小村庄,人们甚至相信与婴儿交欢可以治愈疾病,在轻松幽默的表象下探讨着严肃而又迫切的社会问题。

27. 西贡小姐 Miss Saigon

27. 西贡小姐 Miss Saigon

西贡小姐讲述了在越南战争末期(1975-1978)的西贡,美军士兵克里斯(Chris)和越南妓女金(Kim)的悲惨爱情,透露着战争带给人们的无能为力,难民不得不掉入无尽深渊。金的村庄被战火摧毁,父亲在战火中去世,为了生存,金不得已沦为妓女。初来酒吧的她与灯红酒绿的混沌社会格格不入,穿着保守的旗袍,站在那等待着任人宰割,而跟随美国大兵一起来的克里斯本就厌烦了酒吧生活,此时的金难免吸引着克里斯的眼球。两颗悲痛的心碰撞在一起,不免缠绵。而克里斯听了金的诉苦,意志坚定要带金去美国,这种爱情建立在彼此痛苦,寻求安慰,同情的基础上,难免让人怜悯,也为金的悲惨命运埋下了伏笔。
歌舞升起,硝烟弥漫,战争下的狂妄掀起万般波浪,隐藏着的危险和惶恐交织在一起,两种文明的激烈碰撞,东方与西方的矛盾尤为突出,两颗渴望平静的心燃起爱的火花。

26. 摇滚芭比 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

26. 摇滚芭比 Hedwig and the Angry Inch

生于冷战时期东德的韩素,自小立志成为摇滚乐手。他遇上黑人卢瑟,两人爱得痴迷,韩素以妻子身份随路德到美国,但被他抛弃。韩素别无选择之下变性,可是手术不顺利,阳具剩下一小截。从此改名赫域,组成乐队行走江湖。失意的赫域认识了17岁的汤米,一见钟情。但汤米偷走赫域的作品并成为摇滚巨星,赫域决定潜入汤美的巡回表演场馆。(百度百科)

25. 歌舞线上 A Chorus Line

25. 歌舞线上 A Chorus Line

一部百老汇音乐剧即将上演,剧院举行了公开的群舞演员面试,导演扎克(Zach)和助理编舞拉里(Larry)亲自监考试。每个舞者都迫切想得到工作,第一轮筛选后,留下17人。扎克告诉他们自己需要四男四女,一共八位优秀的群舞,他希望更多的了解演员们,于是要求他们做自我介绍。大家勉强地向他讲述自己过去的经历,不同的故事分别讲述了舞者从幼年到成人再到职业生涯末期的经历。
在踢踏排练中,保罗受伤进医院,他的舞蹈生涯结束了。扎克问大家如果不能跳舞了,会怎么办,他们纷纷表示发生任何意外,他们都不后悔,他们为其所爱奉献了一切。最后选出了8位演员。
结尾,19位演员纷纷先轮流单独谢幕,然后集体换上耀眼的服装整齐划一的舞蹈,原本个性鲜明的角色们淹没在庞大的群舞阵容中。(豆瓣)

24. 魔法黑森林 Into the Woods

24. 魔法黑森林 Into the Woods

面包师傅和他的妻子被女巫施了咒语,此诅咒为“终生膝下无子”。一心想拥有孩子的夫妇俩为了破除咒语,答应女巫的条件交换,进入森林设法取得女巫所需要的物品以换得解药。这四样物品是“如牛奶般雪白的乳牛”、“如鲜血般鲜红的斗蓬”、“如粟米般金黄的长发”以及“如黄金般闪亮的鞋子”。
过程中,包括杰克、小红帽、长发公主和灰姑娘等人亦为了解决各自的烦恼,而阴错阳差地卷入了这场大混战。

23. 来自远方 Come From Away

23. 来自远方 Come From Away

音乐剧以2001年9月11日早晨,小镇居民听到恐怖袭击的新闻开篇,近7000名乘客滞留机场,小镇人口瞬间翻了一倍。在尚未接到明确迫降原因及疏散方法的情况下,小镇居民迅速自发组织起来,毫无保留地接待了这些陌生人,不论种族、性别、宗教信仰、性取向,为他们提供住房、食物、衣物。在了解到迫降的真实原因后,乘客们经历了恐慌、绝望,极力想与亲人们取得联系,为所爱的人们祈祷,而小镇居民们则极尽可能地帮助他们。在为期一周的时间里,乘客们与居民们的关系也在不断发生变化,由最初陌生异乡人之间的尴尬,到逐渐放下防备,最后彼此支撑。音乐剧以十年后机组人员、乘客与小镇居民的重聚结尾,点题这些“来自远方”曾一度滞留的人们。正如剧中甘德镇镇长所表达的,“今夜,我们向失去的一切致敬,但同时,我们也纪念我们所找回的一切。”